返回

楚臣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八章 误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韩谦也是被晚红楼这些人的图谋跟已经布下的局惊住了,接下来也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,见临江侯杨元溥初次接触射箭便能很勤勉的练习,他也就借这个机会,努力的提升箭术。
    冯翊、孔熙重百无聊赖,不能随便离开,便坐在树荫下打发了一下午的时间,韩谦一直到天黑,才从临江侯府出来,带着赵阔、范大黑返回城南宅中。
    韩道勋今日提前从官署回来,在房间里准备好酒菜,就等着韩谦从临江侯府回来。
    韩道勋将侍候的老仆、家兵都遣出去,单将韩谦留在房里一起用餐,问道:
    “今天殿下出宫就府,你在临江侯府待了一天,感觉如何?”
    “……殿下临到午时才从宫里出来,似乎对出宫之事颇为畏惧,身边也没有能得信任的人,一整天话都很少。用过膳后,大家都到后园子里射箭,殿下练习射箭,甚是勤勉,似有很多的怨气要发泄出去。陈德、李冲皆擅箭术,冯翊、孔熙重多少有些心不在焉,大家在后园子里一直待到天擦黑,才各自告辞离开。”韩谦将今日临江侯府所发生的事情,说给他父亲韩道勋知道。
    当然,韩谦没有将跟晚红楼相关的一些细节说出来,但除了这个之外,其他都说得很详细,特别是杨元溥不自觉间对李冲流露出的亲近之意,韩谦也没有隐瞒。
    杨元溥还是太年轻了,不知掩饰,他相信以郭荣的能耐跟眼力,不需要多久就能看到这点,他不需要刻意隐瞒。
    这令韩道勋都颇为意外,没想到韩谦这才到临江侯府跟三皇子杨元溥等人接触一天,竟然能看出如此之多的内容。
    当然了,天下间最希望不肖子能洗心革面、浪子回头的,莫过于其父亲,对韩谦的转变,韩道勋既意外又欣慰,却没有猜疑什么,心思很快就转到其他方面去了。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见他父亲韩道勋眉头微蹙,似在思量着什么,韩谦心思一动,问道,
    “殿下畏惧身边的女官及郭大人,这很正常,毕竟他们都是安宁宫派出来的人,但孩儿今日得知顶替周昆到殿下跟前陪读的是信昌侯李普之子李冲,凿实吓了一跳。孩儿被推荐到殿下身边,父亲没有办法拒绝,但是谁会想着将李家的人卷进这场是非中去?再看殿下对李冲颇为亲近,似乎知道李冲比孩儿及冯翊、范熙荣三人更应该能信任。”
    韩谦直接问出来,其实是想知道,要是朝中大臣不知道晚红楼跟李普以及世妃王夫人勾结的内幕,又怎么看待李冲到三皇子身边陪读这件事。
    他想看一看在真正的内幕跟阴谋没有揭穿之前,又会有什么比较显而易见的信息在楚国的王公大臣们中间传递;通常来说,这应该是李普、世妃王夫人以及晚红楼的幕后之主故意给泄漏外界看的信息。
    “你能这么看问题,倒不枉我这两个月将你关到山庄修心养性……”韩道勋颇为欣慰的说道。
    “……”韩谦盯着他父亲韩道勋,他精心编这段话,可不是为了讨这句夸赞。
    “李冲得以到三皇子身边陪读,听说是周泰之子摔下马后,安宁宫给三皇子身边选的人就缺了一名陪读——宫中传出的信息,原本是说少一人就少一人,但前天信昌侯被到宫中问事,世妃当时也正场,问起信昌侯有个儿子还没有正式授官职,就让信昌侯之子补了这个缺。要是如你所说,事情就没有传言所说的那么凑巧啊,或许是浙东郡王是有什么想法吧?”
    韩道勋想着将话说透要更好一些,
    “浙东郡王与寿州节度使徐明珍历来不合,又担心徐明珍乃是外戚,太子登基后尾大不掉,曾私下建言皇上削徐兵权,但不知道怎的,风声还是泄漏出去,又传言浙东郡王此举是想劝废太子,以致太子素来不怎么待见浙东郡王。而天佑六年梁军犯边,浙东郡王奉旨率部镇守信王,从侧翼迫使梁王撤军,之后被调回京中,所部由信王殿下接管,又有人传言这事是支持信王的大臣在背后进言……”
    韩谦暗感糟糕!
    他能肯定浙东郡王李遇不会跟晚红楼有什么勾结,但李冲与三皇子杨元溥亲近之事传开来,将误导朝中一大批将臣,甚至误导天佑帝以为浙东郡王参与立嫡之争。
    这或许正是晚红楼及李普、世妃所需要的效果,通过有意无意的误导,以改变朝野对三皇子杨元溥的预期,甚至令浙东郡王无法置身事外,最终不得不支持三皇子杨元溥争嫡。
    只是这些事情还没有传出去,韩谦却没有想到,他父亲会被他第一个误导。
    这时候也无法解释什么,韩谦囫囵吞枣的将饭菜吃完,跟他父亲韩道勋说道:
    “今日看李冲、孔熙荣以及冯翊,他们箭术、拳脚皆佳,孩儿落在太多,有心追赶,但这里宅子狭窄,担心夜里跟赵阔他们学习拳脚功夫,会惊忧到父亲休息。再者,让家兵都留在城外的山庄里,没有人管束,时日一久,难免会有所疏怠、骄纵,孩儿就想着在左右可以多添置几栋院子……”
    看到他父亲韩道勋还有些犹豫,韩谦心想要连这点小事都得不到支持,以后还怎么放开手脚做其他事?
    他便坚持说道,“孩儿手里有十二饼金子,这时候不用在这些正事上,孩儿就怕什么时候又不知不觉间挥霍掉……”
    韩道勋更希望韩谦能苦读经世致用之学,有朝一日能在朝堂之上,成为治理天下的相臣;即便想领兵征军,学的也应该是排兵布阵之法,而不是将时间虚耗在武夫之事上。
    不过,韩谦相比较刚到金陵时,已经有极大的改观,韩道勋也不想对他要求太高,挫伤他难得一见的锐气,也就没有约束他太多。
    另外,韩谦所说之事,韩道勋也有考虑。
    范武成之死,不管韩道勋表面上再怎么安慰范锡程,他心里多少会觉得范武成有骄纵之嫌。
    这就是亲疏有别。
    “多添置几座院子也

第十八章 误导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